长城之绊

我永远喜欢长城守卫军。

至少,以生命托付的长官,绝不会背叛。

可是,长安的春风,再也不能将你带回来了吧。

【长城】明月应是在故乡 (主苏烈)

那是他第一次听说长城的样子。

教书先生的手随意地朝着窗外的方向指去,少年清澈的目光便停留在了远处的枝头。直到学堂的朗读声蓦然响起,才终于慌忙捧起书卷,只是眼前的诗句无法平复那好奇的心思——先生所说的古老建筑,那耸立于远方的长城,究竟有多远?

-
 

长安的繁华和风光,总是让人享受不尽,闹市街头的孩童奔跑嬉戏的情景,像极了曾经最无忧的年少时光。忽然熟悉的身影穿过人群,青年呼喊着自己的名字飞奔而来,他定了定神,舒缓一笑,向这位昔日同窗挥了挥手。

“苏兄,恭喜啊!”

“苏兄,先生一个劲地夸你呢,你可是他教过的学生里最有前途的了!”

“诶,苏兄,你去哪儿啊,大家都在找你呢……”


……

 
长亭外,他将父母与同窗所赠之物一件件放入行囊,宽厚的手掌在触及的同时竟也有些微微发颤。他想起父亲骄傲的眼神,也想起母亲强忍的泪光。明明早已看惯的故乡景色,此时却格外引人入胜。

好在这一去,便是真正守卫故乡之人了。

不远处,剑气携着酒意如风般肆意地舞动,直到他走到跟前才倏地停下,眼前的人跌跌撞撞地迈着步伐绕起了圈。


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“很早就决定了。”

那人顿了顿,忽然抛下长剑,将酒壶一把推至他身前。

“多说无益,喝!”

 
烈酒入喉,思绪愈发清醒。古道的寒风迎面而来,他却解开衣裳任由其吹打,直至最后一滴酒也化作热量融入身躯,正是壮志凌云、意气风发。年轻人心怀抱负的力量,是无法估计、不可阻拦的,于是他跋山涉水,踏上了伴随一生的路。

那一晚月明星稀的长空下,他第一次望见了长城。

-

“苏队,您为何开放关市?”

“苏队,关市……关市的百姓不成了!”

“报告苏队,虎他……他出走了。”

……

“够了!”

他怒吼着举起撑木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迎面蜂拥而至的马贼奋力挥动,他的身体也随之向前扑去。

周围的马蹄声渐渐消失,恍惚间他试图睁开眼,目光所能及之处,是摇摇欲坠的城门。

十年边塞风霜,从历经无数大小纷争从容不迫,到统领将士稳定军心,他从未辜负这片心驰神往的土地。可是这一次,仅仅一夜之间,便葬送了全部。

-

 
那是他离开军队的第三年。

他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,他会感激那些曾为他拼凑食物挽留生命的流民。绯红身影的出现让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——能够活下去,似乎并没有那么糟糕。

-
 

瓣鳞花依旧在生长,巡逻的夜间静谧得有些孤寂。

背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他下意识地握紧双拳,回身却见到三人手捧几件厚重的大衣朝自己走来。

“大叔,过年了,这是队长给的新衣服,人人都有份噢。”
 

“嗯……过年了。”

久违的感觉堵住了心口,那应该是…家的样子吧。俯身接过这份沉甸的礼物,只瞧眼前火光下的这对兄弟正相视而笑,而一旁的异乡人仿佛并未明白他们的对话,只是直直地望着远方。


(完)

关于公孙离的背景故事。

离有一个喜欢的人在长城,或者是曾经去过长城。


【只敢偷偷远眺着仰慕的身影消失于漫长的古道上】

【但虎让她有点伤感的回忆起心中的小秘密。长亭外的古道,通往遥远又遥远的长城和大漠。巍峨,古老的奇迹,谁建造了它?谁守望着它?谁向往着它?谁又终有一天,会在枫叶漫天的季节里,从它身边再沿着古道归来呢?终究会重逢吧?那时候,要以更美丽的模样出现在你眼前。】

古道通往长城,这几句话就可以感觉出那个人目前应该是在长城,然后“枫叶满天”让我有种预感可能真的是守约……。

至于公孙离和虎,【天明宵禁解除的时候,青年交出一百两银子,并且护送阿离回教坊。彼时,阿离已经知道了所有的故事:被隐瞒的袭击,被宣布为叛徒的长官,被无视的求援,以及想要讨还的公道。于是首领许可下,名叫“虎”的青年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】

公孙离在遇到虎以后知道了长城的故事,袭击、叛徒、求援、公道,这些应该是指苏烈和花木兰的经历(或许还有其他?)


这些事是虎告诉公孙离的,还是原本就知道的呢?另外,虎出走长城的理由是【不满上司】,他的上司是苏烈,那么在被公孙离骗入尧天之前,虎是很早就自愿离开了。

如果是因为当年的误会,那之后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吗……

emmm一点小感想,见笑。